1. <acronym id="e3dme"></acronym>

  2. 毆打民警劫奪被押解人員 囂張女子獲刑3年半

    2017-07-17 19:44:21 | 北京晨報

    遇到民警執法,作為守法公民本應盡全力配合。而被告人女子胡某、于某等人不僅采取暴力手段毆打民警,搶奪民警所持設備和法律文書,甚至在民警已經抓獲犯罪嫌疑人的情況下將民警扣留,強制民警打開已經戴上手銬的犯罪嫌疑人。近日,北京市三中院就對這樣一起罕見的“劫奪被押解人員罪”進行了宣判,主犯胡某被法院終審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而同案的其他8名被告人,也分別被處以1年至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湖南民警進京 抓捕嫌犯受阻

    去年 3月22日早上9點,湖南省懷化市公安機關接到北京市公安機關傳來的情報,組織十余人來到北京朝陽區民族園西路2號唐人街大廈3層的“圣勛中國健康安全網”公司內,計劃抓捕涉嫌犯組織、領導傳銷罪的嫌疑人。

    然而行動進行得并不順利,該公司聘用的保安隊長于某以湖南民警沒有當地民警協助不能抓人為由,在保安謝某、林某的協助下,召集來了何某、吳某、寧某、翟某、呂某等多名保安,在通往公司辦公區域的過道站成兩排,交待不讓帶人走。包括兩名身穿警察制服民警在內的多位民警,只得經過兩排保安中間,才得以進入辦公區域繼續執行抓捕。

    當日10點,民警將戴手銬的兩名犯罪嫌疑人陳某、丁某(均涉嫌犯組織、領導傳銷罪),經過兩排保安中間進入電梯,就在電梯門即將關閉時,于某猛地上前用腳別住了電梯門,招呼其他保安進入電梯,開始阻攔民警帶人離開。在于某的指揮、帶領下,幾人采用拉拽、推搡等暴力行為,將三名便衣民警及其帶離的兩名犯罪嫌疑人硬從電梯拉出,并對聞訊趕來的一名著警察制服民警進行推搡。

    多人圍毆民警 嫌犯趁機逃脫

    在走廊上,于某等人對民警拳打腳踢,可謂囂張至極。他們強迫民警跪下,扯掉民警衣服,打爛民警眼鏡,甚至連民警隨身攜帶的相機也被搶走。

    本案的被告人胡某也是該公司一員,她上前一把將其中一名民警的手表扯了下來,甚至扇民警的耳光,還威脅稱“如果不打開手銬就打死你們?!?/p>

    基于當時的安全考慮,民警只得按照胡某等人要求打開了手銬,兩名犯罪嫌疑人趁亂逃跑。

    期間,胡某等人還強制將民警的證件、手機、背包、攝像機、照相機拿走。民警趁亂撥打了110報警,亞運村派出所接警后,前往圣勛公司這才將湖南民警解救。本次事件造成了多名湖南民警受傷,其中一名民警達到了輕微傷。

    于某等人先后被公安機關抓獲,去年8月24日,最后一名嫌犯胡某在通州區白廟檢查站附近被抓獲。

    庭上百般抵賴 證據說明一切

    公訴機關認為,胡某伙同于某、何某等8人,對正在該公司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湖南省懷化市民警進行暴力阻撓,搶奪民警手機、公文包、攝像設備等物,并劫奪已在押解途中的犯罪嫌疑人陳某、丁某,造成二人脫逃,且暴力行為導致多名民警受傷,其行為已構成劫奪被押解人員罪。

    庭審中,胡某辯稱不知道對方是警察,也沒有參與劫奪被押解人員。辯護人則認為,胡某僅參與部分行為,在共同犯罪中系從犯,有如實供述情節,建議法庭對其從輕處罰。

    關于胡某當庭所提的“不知道對方是警察”的辯解,一審法院認為,根據在案證據能夠證實,執法民警在現場多次亮明自己的警察身份,且有穿警察制服的民警在場,因此法院對胡某的該辯解不予采納。

    而胡某所提“其沒有參與劫奪被押解人員”的辯解,法院經查,根據多名民警證言以及多名共同作案人的供述,還有監控錄像可以共同證實,在被押解人員被劫奪出電梯后,胡某出現在現場,推搡、拉拽民警,搶奪并指示他人搶奪民警手中的照相機、攝像機,在會議室現場采用扇耳光等方式毆打多名押解犯罪嫌疑人的民警,并強行收走民警的手機、證件等隨身物品,限制執法民警的人身自由,并多次質問民警為什么抓人、要求民警打開手銬。

    綜上,一審法院認為,胡某雖沒有直接參與將被押解人員劫奪出電梯,但是其上述種種行為是劫奪被押解人員行為的重要組成部分,其行為在導致被押解人員脫逃、導致民警最終不能控制帶走被押解人員中發揮重要作用,因此,法院對胡某的該項辯解一樣不予采納。

    檢方指控成立 幾人分別獲刑

    一審法院認為,胡某無視國法,明知是司法機關工作人員正在依法押解犯罪嫌疑人,仍然伙同他人采用暴力手段劫奪在押解途中的犯罪嫌疑人,導致兩名犯罪嫌疑人脫離了司法機關的實際控制,其行為已構成劫奪被押解人員罪。但鑒于胡某能如實供述部分罪行,此次犯罪系初犯,故法院可對其從輕處罰。綜上,一審法院判處胡某有期徒刑3年6個月。

    一審宣判后,胡某不服向北京市三中院提出上訴。近日該院二審宣判了此案。三中院認為,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駁回了胡某上訴,維持了原判。記者了解到,同案的于某等人也因劫奪被押解人員罪,被分別判處了1年至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曾經義務修腳 如今鋃鐺入獄

    在案材料顯示,44歲的胡某在1990年就來到北京闖蕩,案發前1年才到圣勛公司上班,負責管理地下庫房的獼猴桃果酒,公司其他同事都稱呼她胡姐。

    記者了解到,在進入圣勛公司前,胡某原本是一名修腳工,因為在敬老院義務修腳的事跡,本報在2013年還曾對此進行過報道。文章稱,從2007年開始,通州區云華修腳連鎖店的修腳師傅,在每周三都會到通州區各大敬老院輪流給老人們免費修腳,而胡某就是其中一員。敬老院的李老太對記者夸贊胡某:“她手藝好,有耐心,給錢她也不要?!?/p>

    當年的義務修腳工,如今卻鋃鐺入獄,讓人唏噓不已。證據顯示,胡某被涉嫌傳銷的“老總”迷惑,天真地認為他是好人,所以胡某才會上前阻止,并作出瘋狂舉動。在辯護人看來,本案的案發,歸根結底還是因為胡某的文化層次比較低,法律知識欠缺,再加上性格急躁,易相信別人,做事也容易激動,才會讓她最終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

    ■法官說法

    兩點理由認定主犯

    北京市三中院刑一庭法官于靖民表示,本案中,胡某在共同犯罪中被依法認定為主犯,這其中的理由有兩點?!耙皇呛吃诒谎航馊藛T從電梯被帶出后,協助、指揮其他人搶奪民警的照相機等設備。二是在民警被控制進入會議室后,胡某采取具有侮辱性質的暴力行為,因此認定她在犯罪中起到積極和主動作用?!?/p>

    于靖民稱,根據在案證據監控錄像顯示,可以明顯看到胡某有親自動手或指揮他人動手的行為?!昂郴锿渌?,對民警在已經抓獲犯罪嫌疑人的情況下,還要求民警打開手銬,這就已經觸犯了我國《刑法》中劫奪被押解人員罪的規定,因此要對胡某進行定罪處罰?!?/p>

    于靖民表示,根據在案證據,民警中有穿制服的,也有穿便衣的,而且剛到現場民警就亮出了證件,也一并出具了法律手續?!斑@些都是具有完備手續的執法行為,胡某聲稱不知道民警身份的辯解站不住腳?!?/p>

    罪名罕見量刑更重

    對于暴力抗法的行為,以妨害公務罪定罪量刑的案件相對較為常見,而本案所涉及的劫奪被押解人員罪卻較為罕見,對于兩種罪名之間的區別法官也進行了解釋。

    于靖民稱,妨害公務罪屬于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的范疇,這項罪名在現實當中一般體現為民警在交通秩序管理,或者在現場處置打架斗毆行動中,遇到不法分子暴力抗法,而不是特定的司法場合。

    而劫奪被押解人員罪在現實當中比較少見?!爸詫⒔賷Z被押解人員罪歸入到《刑法》中,主要是這項罪名侵犯的客體是妨害司法活動、妨害司法公正?!痹诒景钢忻窬撩魃矸?,押解嫌疑人的行動,本身就是司法活動?!皯斨v嫌疑人已經處于民警的控制之下,即將被羈押回當地進行相關案件的審查和偵查活動。在這個過程中,暴力使得嫌疑人脫逃,這就屬于劫奪在押人員了,并非是簡單的妨害公務問題了?!?/p>

    于靖民稱,劫奪被押解人員罪在量刑方面相對妨害公務罪要更重,前者的法定刑在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可以判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在本案其他幾名被告人中,有人具有自首情節,有人認定為從犯,因此在法定刑的基礎上有所下浮。

    北京晨報記者 黃曉宇

    推薦閱讀
    99热国产在线精品99_色先锋综合伊人久久在_一区二区三区A级毛片_中文无码高潮痉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