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e3dme"></acronym>

  2. 京新高速建設者8年奮斗:喝水百里取 吃飯半兩沙

    2017-07-17 19:43:52 | 新華網

    新華社烏魯木齊7月17日電 題:八年筑路,戈壁變通途——京新高速建設者的青春坐標

    新華社記者趙文君

    7月15日通車的京新高速明哈段,成為第二條全天候進出新疆的公路動脈。從甘肅明水至新疆哈密,全長178公里,從2010年8月開建,2017年6月全線完工。八年筑路,與荒漠戈壁為伴,與沙塵風暴為伍,與嚴寒高溫同行,這條路就是建設者們奮斗與奉獻的青春坐標。

    一首打油詩成施工生活真實寫照

    “白天日光浴、晚上做沙療,喝水百里取、吃飯半兩沙,電話跑著打、用電自己發,要問圖個啥、幸福你我他”。在明哈路段建設者中流傳的這首打油詩,就是對施工生活的真實寫照。

    記者經過京新高速明哈段時,沿途看到上百公里的風力發電設施,頂著大風飛速旋轉。夏天的公路施工場景什么樣?公路建設者們說:頭頂40多攝氏度高溫炙烤、腳下是160攝氏度高溫的瀝青混合料煎烤,還要面對10級以上大風的肆意狂虐。

    山東東方路橋建設總公司總經理吳清杰說,在荒蕪的大戈壁灘,水是最珍貴的資源,水比油貴。吳清杰所在的項目部曾三次邀請專家檢測管段地下水情況,三次得到相同的結果,該區域地下100米內沒有水。

    明哈高速MH-7項目黨工委書記張濤回憶,工程建設初期,由于戈壁灘沒有參照物,項目經理常文軍經歷了一次迷路歷險。那是2010年8月的一天,他們早上5點從哈密出發查看交接線路中樁,大家在荒蕪的戈壁灘上艱難穿行約10個小時,即將天黑時方才找到一個設計中樁。在返回的路途中,為了多了解一些實地情況,常文軍的車沒有追上前車,手機沒信號、車載GPS定位系統失靈、無法聯系。直到晚上11點,常文軍才發現一座大山,憑借大山的影子最終摸索找到了一條礦道,方才跑出了戈壁。

    對家人的思念是最大的痛苦

    “自2010年8月進場以來,到現在已經是8個年頭。我來這個項目時34歲,現在已經是42歲了?!焙幽鲜÷窐蚪ㄔO集團公司楊海峰說,和京哈高速千千萬萬的建設者們一樣,他把職業生涯的黃金階段全部奉獻在了渺無人煙的戈壁灘中。

    “當時有幾個農民工實在忍受不了這里惡劣的環境,工資都不要了,打起背包,就靠兩條腿步行40多公里,硬生生走出了戈壁灘?!睆垵貞?,在項目部駐地建設期間,項目部雇了司機調運磚頭。當時便道未通,需不斷繞行,一路顛簸又沒有參照物,越走越荒涼,從早上出發走到天快黑,司機死活不肯走了。即便項目人員提出多加錢,司機最后還是掉頭跑了。

    “在戈壁灘上,對家人的思念是最大的痛苦,大部分人一干就是10個月,孝敬不了老人,照顧不了家庭,經常有人打著電話就哭了?!鄙綎|東方路橋建設總公司總經理吳清杰說。

    瀝青拌和站站長齊力祥和兒子都在這里工作。齊力祥的老父親去世時,正是瀝青施工的緊張時期,爺倆放棄了回家,最終,兒子沒能送父親,孫子不能送爺爺。當施工任務完成,爺倆跪在路邊向遠方告慰。說到此事,這位54歲、20多年的老新疆潸然淚下。

    沉寂的戈壁灘不再孤寂

    戈壁灘上,每一棵灌木都經過了幾十年、上百年的生長?!案髌髽I都制定了環評手冊,最大程度保護生態?!盙7京新高速公路建設項目指揮長周崗介紹,自啟動之初,項目對所有施工單位實時監測,通車以后,下一步還要通過水土部門和環保部門的驗收。

    “雖然進行了保護,但是修路多少會有破壞。這里極度缺水,投入再大精力、短時間內也長不出草、長不出樹,恢復起來非常困難?!敝軑徴f,在公路沿線的中央分隔帶,現在就能看到灌木。中央分隔帶在施工時保留土路,沒有用混凝土,就是為了保持原生態。

    周崗說,公路建設注重對動物遷徙進行保護,明哈段修了20多道野生動物通道,這是相當于修建中橋的代價。今后還要在通道上設置監控,防止動物從中央分隔帶蹦出來,打算用設置飲水池等辦法,誘導野生動物通過。

    G7京新高速被譽為“我國西部便捷的大通道”和“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長的高速”。順利通車后的戈壁天路,一路高速,成為了繼連霍高速公路之后連接新疆與內地的第二條高速公路,也是一條霍爾果斯口岸至天津港北部沿線的最快捷出海通道。

    哈密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書記白建國說,哈密是進入新疆的東大門,交通樞紐優勢將更為顯著,帶動“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區域發展,沉寂的戈壁灘將不再孤寂。

    推薦閱讀
    99热国产在线精品99_色先锋综合伊人久久在_一区二区三区A级毛片_中文无码高潮痉挛